<ol id="7333h"></ol>

<ol id="7333h"></ol>

    西歐軼事

    第5期《灣田集團報》2013-03-25

          我曾去西歐六國旅游,在飽覽無限風光的同時,親歷了一些趣聞軼事?,F小敘一二,以饗讀者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首開洋葷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 旅途中,對每個旅游者來說,拍照留念總是重頭戲。在拍了很多風景名勝照片之后,總想和 洋鬼子 ——尤其是和洋女郎合上一影,才不枉此行。一次我和單位的隨行同事從房間出來,看到賓館大廳里亭亭玉立一位 正宗 法國女郎,正面帶笑容向我們致意以示友好。 好色 的我立即陡生與她合影的 邪念 。于是我十分 紳士風度 的上前,彬彬有禮的打著手式邀她合影。她 OK 連聲,立即十分大方地應允。我如愿以償之后,與我同行的男士們立即蜂擁而上,爭相與這位女郎并肩而立,在閃光燈下笑容滿面。原來他們也 好色 ——這幫該死的家伙,平時不顯山不露水, 關鍵 時刻本性暴露無遺,且不勞而獲,坐享其成。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在德國科恩,幾個看似上高中的學生正在說笑。他(她)們彼此見面,不像我們那樣握手相迎,而是相互擁抱并在臉上輕吻兩下。能將這群天真爛漫的孩子們留在我們的鏡頭里,一定別有情趣。于是,又是我這只 領頭羊 拋頭露面。他(她)們知道我這位 洋人 的意愿后,立即一片雀躍歡呼,現出一種欣喜。 咔嚓 之后,一位女孩還大方地上前和我擁抱,還在我臉上左右兩貼,弄得我這沒見過世面的 老土 首開洋葷,手足無措,臉紅耳熱,似有稍許羞澀。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我突然間想到,隨著華夏的富強,祖國的強盛,中華民族國際地位得到大幅提升,我和他們照相、擁抱是開了洋葷,他們能和我照相、擁抱,不也同樣是開了洋葷么?難怪他們這樣高興、興奮哦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踩響 地雷 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 法國巴黎,一座美麗的都市。這里不僅有眾多享譽全球的文物瑰寶,而且五百多年前清一色的六層樓房,將城市布置得整齊劃一。不過,這里也有不盡人意的地方——最明顯的是街道上狗屎比較多見。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巴黎市民愛養寵物,尤其是狗。漫步街頭,你隨時可見穿著入時的淑女、背弓腰彎的老人手牽愛犬。我曾目睹一位七十多歲的阿婆,在街邊搭起一處極為簡陋的帳篷。她每日坐在棚前,三只碩大的黃狗在她身邊相伴。擺放在地上的盤子里一些硬幣零錢,是過路人施舍的,問及當地導游,才知道這位老人為養活三只寵物,住在街邊行乞。一家 四口 就蝸居在這棚子里。巴黎人愛狗,由此可見一斑。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狗多問題也多。最難解決的,就是狗狗內急時不分時間地點,隨處方便,故街道上不時一堆狗便凸現。這個問題使市政當局傷透了腦筋,想了很多解決辦法,最終都不能根治這一頑疾。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巴黎人戲稱街道上的狗便為 地雷 。踩響 地雷 的人每天都偶有所見。據說連政府要員都不能幸免。我們剛進巴黎,導游便告誡我們這些外來客人:當心 地雷 。當心歸當心,人總不能老是低頭看路而不抬頭觀光。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那日我走在街上,掃視前方無 地雷 蹤影,便昂首闊步大膽向前,誰知走著走著,竟將導游忠告拋之腦后,頓感腳下黏糊——中雷了!我一聲驚呼,路人注目。尷尬場面,可想而知。就在我難堪之際,一位警察叫來清潔員,迅速洗刷了我的皮鞋,清掃了現場。為此我還付出了五法郎小費。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不知現在巴黎城內的 地雷陣 還存在否?如果 風光 依舊,諸位若去該城,可要以我為戒——買彩票中獎難,走路踩 地雷 易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購物挨宰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 在異國他鄉,總要買點特色洋貨回家。埃菲爾鐵塔、荷蘭風車模型、法國香水自然成游人必購之物,我也不例外。除此之外,我還得為夫人帶回一件心儀之物,以博取她的歡心??晌夜淞瞬簧俚赇?,也瀏覽了幾處跳蚤市場,總未如意。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一天,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觀看著名銅塑——小童撒尿之后,在附近超市見一款質地柔軟、薄如蟬翼的頭巾,白色面料,黑色圖案,古樸大方,很適合中老婦人。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原來就在此店中。這塊大不過兩尺見方、重不足半兩的頭巾,要價40美元。我眉頭沒皺便一舉拿下。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回到駐地,請當地導游評價。她一聽花去40美元,連呼上當,像這樣的頭巾,最多20美元。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平日里我只知中國商人對洋人狠下重手,沒想到外國商人對他們心目中的 洋人 也是手下無情??磥砩倘说谋拘允遣皇車拗频?。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回到廣州向夫人獻上 貢品 。見她滿臉堆笑,我心里頓時釋然——異國挨宰,值乎哉?值也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遭遇不快    

          并不是百分之百的西歐人都對我們中國人友好。歷史的偏見、正義與邪惡的交鋒,這些方面遺下的不友好甚至敵視,并未完全消除。我在這次旅游中,就曾遭遇兩次不快。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在德國科恩市政廣場,我們幾人一邊觀看夜景,一邊用相機 咔嚓咔嚓 。此時一個八、九十歲的老頭拄著拐杖,腳步一高一低向我們走來。他走到我跟前,笑容可掬,連聲問我 Japan?Japan? (日本人?)從他的笑容可以看出,他對日本人好感十足。我當即用英語告知: we are Chinese。 (我們是中國人。)他一聽,臉頓時刷地陰了下來,前后判若兩人,怒氣沖沖,一顛一顛扭頭離去。從這老頭的年齡和傷殘,我估摸他是二戰時期的納粹。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無獨有偶。我記不起在哪一國的一家餐館,竟發生種族歧視的事。那天早晨,我們被安排在這家餐館吃自助餐。我因動作遲緩,慢到餐廳。待我步入廳堂一看,我們三十幾名團員個個座前擺著盤碟刀叉,就是沒有食物;再一看廳里用來擺放食物果品的臺桌,也空空如也;而一旁的小餐廳里,一群白種游客卻在刀切叉舞,大嚼特嚼。我迷惑不解,問及當地導游,才知這國還殘留著歧視黃黑種族的現象。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種族歧視早被國際社會抨擊和唾棄,現在居然還在這家餐館上演。我不免怒從心中起,惡向膽邊生, 嚯 地立起身,拿著盤叉,奔到白人 領地 ,見愛吃的就拿,見喜嘗的就叉。幾個男團員也步我后塵,采取行動。餐廳服務生慌了手腳,趕忙入內報告,不一會,提牛奶的、端面包的、擺水果的魚貫而出。我們那空空的臺、桌之上,剎那間擺滿了食品,琳瑯滿目。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我們友好對待地所有種族,無論是黃、黑、白;個別外國人對我們存有偏見,我們也可以坦然面對,一般不予計較;但是對于懷有敵意、侮辱民族的行為,我們必須抗爭。 

    (作者:王永林)

    ?
    一个人看的片免费视频WWW高清_一个人看的WWW在线视频_一个人看片免费高清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