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7333h"></ol>

<ol id="7333h"></ol>

    露天影趣

    第31期《灣田集團報》2013-05-15

      進城后,電視搬進家,電影就疏遠了。偶爾坐到豪華影廳里,總是心不在焉,心頭若有所失。細細一想,自己是在懷戀一種感覺,一種快樂,一種銘刻在人生之初的美好。
      一聽說放電影,整條山溝都歡騰起來。
      小伙子們爭搶著去挑電影擔子,如果沒輪到自己隊里放,他們逢人就問: 聽說今晚放電影,在哪里?什么片子? 被問的人往往也是道聽途說,把片名都說得亂七八糟,弄得誰也聽不出是什么東西,有時還鬧出笑話來。有一回放《蹉跎歲月》,片名傳來傳去,變成了 查稅票 。小伙子們還有一樁很重要的事,就是設法通知心上人一定要去,他們看到自己的人在一群女孩子里,便遠遠地嚷一句: 今天在**放電影,你們曉得嗎?
      年輕的夫妻犯了難:電影是一定要去看的,屋也是要守的,孩子抱不抱去呢?商量的結果,是丟下手中的活計,早做了飯,喂飽孩子,把鑰匙和孩子一起塞給婆婆。
      晌午剛過,各家各戶的屋頂都升起了縷縷炊煙。
      小孩子們等不及吃飯,摸了一個玉米棒子,或者炒了一碗蠶豆,一大早就跑去了。他們等著放映員吃完飯出來,看他們搬桌子、扯幕布、倒片子、試機,滿眼的好奇。放映員總是嫌他們圍起來熱,嘴里嘟囔嘟囔他們礙事。孩子們可不管那么多,一個勁地問這問那,背地里還偷偷地摸一摸。
      本村的孩子早就搶占了好的地盤,放映桌前前后后都擺滿了凳子,長的、短的、矮的,還有竹椅、靠椅。外村早來的找熟人,攀親戚,把一家家的凳子全搬了個光。
      電影開始了,四面八方遲到的人還在不斷趕來,他們一來就問片名,問放過的內容。
      村里人文化低,大都看不懂電影。早幾年還好,壞蛋是一個樣,英雄是另一個樣,他們還能分出個敵人邊、自己邊來。這幾年的電影沒了臉譜,好俊的一個人到后頭卻是個大壞蛋,便常有人發問: 哪個是我們邊的?
      電影快放完,有的孩子已經睡著,還三三兩兩有遲到的人,他們有的是事務纏身,有的是聽到消息太晚,有的是雖然吃飯早,可要趕幾十里山路。他們嘆息著,喘著粗氣,大瞪著眼睛,既然快放完了,就得好好珍惜。
      去外區看過兩回電影的四毛幾在傳授著經驗: 結尾寫‘劇終’的,肯定還有一個片子。要是寫‘再見’,就冒得了。你不信,上回在橫陽山一次看兩個片子,就是寫的‘劇終’,害得我一點多才到屋。
      電影要完了,人群騷動起來,各自呼喊著朋友親人,凳子舉起來,擋住了放映機的光束。
      手電亮起來,馬燈點起來,竹片、稻草把、葵桿……各種各樣的火把燃起來了,象一條條火龍。人們一邊喘著氣,一邊大聲說著話,討論著劇情。漸遠,又像一排排螢火蟲,連同興奮隱入夜里,依稀,還有犬吠聲……

    (作者:劉永紅)

    ?
    一个人看的片免费视频WWW高清_一个人看的WWW在线视频_一个人看片免费高清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