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7333h"></ol>

<ol id="7333h"></ol>

    煤炭市場亟待“深度”改革

    中國經濟時報2013-06-25

      煤炭市場慘淡,價格至今尚未探底,在挖潛的同時尋求地方政府 庇佑 ,一場由企業推動的地方政府救市潮向多個煤炭產區蔓延。
      5月,河南省政府正式出臺 煤電互保 政策,隨后,山東、山西、湖南、安徽、江西等省份均出臺或傳出正在醞釀出臺鼓勵發電企業使用本地煤炭、限制(或禁止)外煤入省以及減免稅費的 救市 政策。
      雖然企業將寶壓在了地方政府身上,但大部分企業卻不敢對 救市 效果抱以奢望。業內人士認為,地方政府出手干預大多是臨時性措施,僅能 救一時 ,企業應苦練 內功 ,抓緊時間加速轉型升級。
      
       救市 潮涌
      
      河南省5月1日起實施的 煤電互保 政策拉開地方政府 救市 的大幕。
       受益于‘煤電互保’,河南省每噸煤炭變相上漲50元左右,省內和市場暫時保住了。 河南平頂山一家的工作人員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采訪時說,河南省政府出臺的救市措施已經取得成效。
      依據河南省的規定,省內發電企業如果采購本省的煤炭將享受到當地政府的獎勵。當地政府根據發電單位基礎電量占全省比例分攤確定基數,如果超基數采購1萬噸省內原煤,獎勵電廠1000萬千瓦時基礎電量;而如果少采購1萬噸省內原煤,則扣罰1200萬千瓦時基礎電量。
      由于國內煤炭市場需求低迷,煤炭企業要想搶占省外市場份額就必須隨行就市,一再降價,或將進一步拉低省內的煤炭價格,因此加大省內的煤炭消化量成為地方政府的必然之選。
      江西省效仿河南省已經上報 煤電互保 ,地方政府和電力企業正在協商中。江西省煤炭貿易商姜易告訴記者,目前煤價已經接近成本線,快撐不住了,但還想等等,希望 煤電互保 政策的出臺和接下來的夏季用電高峰期會帶來市場的轉折點。
      今年用電需求不旺,率先實施 煤電互保 的河南省已取得立竿見影的效果,但長期的可持續性堪憂。
      一煤炭市場分析師直言, 煤電互保 是在省內發電量沒有大幅提升的情況下,把煤礦企業的庫存轉移到了下游電廠,并不適用于其他已經居于高位的省份。 5月河南電廠的庫存大多在20天左右,還可以增加,而相對于庫存已經高企的其他地區來說,‘煤電互保’并不適用。
      江蘇省一家大型火電廠的工作人員張先生指出,江蘇省電廠的庫存大多在高位運行,已接近23—28天,馬上達到電廠的最高庫存量30天。
       外部政策的刺激效用有限,市場走向的決定性因素主要還在于供需關系。 上述煤炭市場分析師不樂觀地指出, 煤電互保 只是臨時性措施,當價格穩定或是下游電廠庫存飽和后,自然會消失。這樣能救企業一時,卻不能徹底救活。
      除了要求本地電力企業消化本地煤炭外,一些省份還限制(或禁止)外煤入省。山東濟南鐵路局早在4月份已限制電煤裝運,并已停裝省外煤炭進入山東。
      各地相繼掀起的 救市 潮,引來尚未行動地區的羨慕。重慶能源集團下屬煤礦的宣傳人員對本報記者表示,當地煤礦市場受外省煤炭擠壓嚴重,希望當地政府可以限制外煤入省。
      但記者在采訪的過程中卻發現,異地辦礦的煤炭企業對地方政府 救市 都不樂觀。山東能源一家下屬煤礦的宣傳人員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透露,目前地方政府為了完成指標,在煤炭價格一路下跌的情況下,該煤礦的納稅額都沒有下調。
      減免稅費是煤炭企業一直以來從未平息過的呼聲,也是最沒有爭議的一項措施。內蒙古鄂爾多斯(行情,資金,股吧,問診)市政府表示,繼續落實延續已出臺的優惠減免政策。在此之前,一些地方政府甚至通過建立煤炭市場價格波動調節基金來間接 救市 。
      分析人士說,目前政府 救市 能夠出的招幾乎已經用盡,在煤質較差地區采取限制(或禁止)外煤入省并非好消息,環保賬和經濟賬難算清。
      
      地方政府保增長
      
      煤炭市場的不景氣讓地方政府亂了陣腳。
      今年一季度,煤炭全行業銷售收入同比下降2.6%。從2001年以來,歷年同期煤炭行業銷售收入同比首次下降。煤炭市場的不景氣連累山西、內蒙古、河南等產煤大省的財政收入,其中山西省和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的財政收入均出現負增長。山西省一季度財政收入同比負增長2.4%;煤炭行業上繳稅費同比減少20.30億元,減幅達7.02%;工業利潤同比下降51.8%。
      上述分析師認為,地方政府 救市 的目的是為了保增長,他們不希望往年出力最多的煤炭企業繼續虧損,進而影響地方財政收入。但這對于煤炭市場而言卻不是一件好事。 地方政府的直接干預和煤炭市場化改革是相悖離的。
      去年年底發布的《關于深化電煤市場化改革的指導意見》中,明確提出煤炭企業和電力企業自主銜接簽訂合同,自主協商確定價格,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對煤電企業正常經營活動不得干預。
      能源行業研究員認為市場化程度較高的煤炭市場應該是由下游用戶——電力企業自主決定使用何種煤,而不是地方政府以電量交換。
       地方政府‘救市’是一種治標不治本的辦法。 能源行業研究員說,地方政府各自出手保護地方煤炭企業,可能會加劇煤炭產業結構的不合理,區域割據更加嚴重,形成惡性循環。
      多位分析人士認為,我國煤炭市場已經發展成為全國市場,單方面地依靠地方政府 救市 ,只能維持區域煤炭產業短暫的生命力,對救活全國煤炭市場起不到關鍵性的作用。而地方政府 救市 對市場化進程的阻礙作用也是有限的。
      國家能源局近日下發《商品煤質量管理暫行辦法(征求意見稿)》(下稱《征求意見稿》),擬提高進口煤炭質量標準和進口商門檻,減少進口煤對國內市場沖擊。該《征求意見稿》一經披露引起煤炭企業和電力企業的一場爭論,與此同時,煤炭價格還在一路下行。
      煤炭市場分析師認為,修改后將低卡煤的限制要求放寬,對進口煤量影響很小,煤炭企業的心情也從之前的歡欣鼓舞轉為比較冷靜。 政府不會過多偏幫煤炭企業或是電力企業,最多就是幫煤炭企業渡過眼前的難關而已。
      
      苦練 內功
      
      地方政府 救市 或難幫企業走出長期困境,煤炭市場亟待 深度 改革。
      上述分析師表示,雖然從長遠看,政府 救市 不利于煤炭市場化,但就目前煤炭行業的低迷現狀和企業的虧損程度來看,政府應該采取一些積極措施,否則很多煤炭企業可能很難渡過這一艱難時期。
      上述分析師認為,地方政府 救市 應立足當地煤炭產業的結構調整與升級,幫助煤炭企業轉型發展,以增強煤炭企業綜合競爭力。比如對煤炭產業進行技術升級改造,降低能耗,鼓勵支持延伸煤炭產業經濟鏈條。
      能源研究員主張煤炭行業趁機大洗牌,地方政府和大型煤炭企業可以聯合推出 中小煤炭企業退出機制 ,加快進程。 在能源結構調整過程中,中小煤炭企業退出是必然的,主動退出受損較小,如若等到與煤炭巨頭爭利、地方政府強制退出的時候,中小煤炭企業會更難過。
      
      除了政府出力外,煤炭企業也應趁早下定決心有所行動。
      上述分析師坦言,轉型 陣痛 難以避免,煤炭企業至少做好打三年硬仗的準備,而不是依賴外部刺激來緩解現在的壓力。
      持類似看法的能源研究員建議,企業著重于自我轉型升級,首先應放棄粗放式生產經營模式,淘汰落后的生產效能,降低運營成本;其次,大力改造企業生產技術,提高企業生產效率,降低能耗節約資源;第三,企業應延伸煤炭產業鏈,提高企業在煤炭市場上的競爭力;最后,企業應積極開展市場營銷,而非坐等政府 救市 。

    ?
    一个人看的片免费视频WWW高清_一个人看的WWW在线视频_一个人看片免费高清视频